掩熵喵嗷

一个买牛奶没吸管,点外卖没餐具,喝凉水都塞牙,张嘴喘气吃苍蝇的快乐的犬儒主义文艺小青年(bushi—)

吞噬?

“但世界上最清醒、最悲哀的一句话是: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《新周刊》吐槽2014


(图源网络)